白蔓青

基本上是最近看了什么写什么repo

《欣欣姐》摘

我上了半年学才会写名字,在那以前,我和后院野地上的婆婆丁、黑星星一起,按季节发育,与院落中的一切同时开放和委顿,常常觉得世上只有我一个人。后来,识字为我建立了记忆,也改变了保存记忆的形式。

评论
© 白蔓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