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蔓青

基本上是最近看了什么写什么repo

《致莲娜》

         那些和你一起斗争过、一起受审过、如今又一起被流放到苦寒之地的同志,直到白发苍苍、弯腰驼背的时候,都还会一遍遍讲述着法庭上的那一声呼喊。如果严酷的命运让他们不能够留下懂事的儿女来聆听教诲,也不能够留下忠实的朋友来怀念往事,那么就讲述给陌生的人、冷漠的人、愚蠢的人、永远不会被任何英雄的传奇所触动心怀的人。即使那样,同志们还是会固执的重复:“人们啊,纵然你们从来没有在长途跋涉后来到西伯利亚,只要以常识推断一下,你们就会明白:奔涌不息的勒拿河,怎么可能停住了脚步和歌声?”
        “但你们注定要在那里把青春和幸福交付掉……”
        “那又有什么关系?从法官们宣布流放判决的时候,勒拿河,从未谋面的严峻的西伯利亚的河,就变成一个亲切的熟识的姑娘了。”

评论
© 白蔓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