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蔓青

基本上是最近看了什么写什么repo

《秒速五厘米》(加纳新太)

花瓣掉落地面后又去往了何处?
它们消失了。
它们不见了踪迹。所以,应该是去到了某处。

换言之,持续不断相互通信的话,我们最终都会踏入某一领域,而迷茫到头来也只会让我们在步入那一领悟之前突然陷入沉默。现在,这一感觉正在逐渐向我逼近。

这一瞬,我意识到这是为了传达给谁而写下的记录。
我想将某些内容传达给某个人。
我终于明白,原来这一强烈的欲求一直潜藏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想向谁传达些什么。
而这些想要传达的内容一定是除了这个人再无人可以明白的东西。
这都是些多么愚蠢的话啊!
我到底想传达给谁?我到底想传达些什么?就连我自己也不清楚。这些东西是如此的虚无缥缈,就像很多次睡醒后被遗忘的梦境的聚集体,它们存在于意识的另一端。

如果喜欢是有理由的,那就可以控制自己不去喜欢,只要否定那个理由并让自己接受即可。

我的生活不是为了获得幸福,以幸福为目标的人生太空虚。所谓目标,应该更细化才对。

“至今为止我依然很喜欢你”——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在短信中如是说。
“但是,即便我们互相发送了一千多条段鑫,想必心的距离也不会因此拉近一厘米。”

它一直守护着我,并不断赐予我力量。在我真正痛苦难耐时,总能感受到那股存在于心间的帮我分忧解难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不管在何处,这个存在都会一直与我相依相伴,始终守护在我身旁。它存在于目光扫过的邮箱阴影下,存在于幽深小巷的窗台下,存在于对面的月台处。只要我心灵所到之处,它都会永远追随相伴。
所以,我会变得更加坚强。
我不曾孤独。

评论(1)
热度(8)
© 白蔓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