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蔓青

基本上是最近看了什么写什么repo

乱七八糟的瞎扯之读《秒速5厘米》(加纳新太)

《秒5》的动画,我看过三次。

第一次看的时候年纪只比雪夜樱花树下相拥相吻的男女主大一点,无法理解其中感情,只是跟着满屏弹幕感叹自己输在了起跑线上。

第二次看是在晚上,和异地的男朋友一起挂着yy边看边聊,(这让我感觉就像一起在电影院看电影)。这次意外的懵懵懂懂的看了进去,投入之后话慢慢少了,当再一次看到那个雪夜,在宁静中,我只感觉到一种极致的美好,他却突然笑着说着类似这些小孩太早熟之类的话,我在一旁心虚的附和,微微的感觉不安。剧情到了宇航员一节,这应该是最让人费解的一节,故事性太弱,无限贴近散文。我问他怎么看某个点,话问出了却一直没有回应,之后才知道是去打游戏了……

第三次看就是最近的一个凌晨,一个单身狗缓慢沉入画面,只是淡漠的感受别人的相伴、分离、梦想、选择、疲惫、痛苦、擦肩而过、释怀的笑,当看完之后,躺在床上,眉间有所郁结,翻来覆去的想,彻夜难眠。不能说看懂了它的剧情,其中有太多内容被刻意省去,其中的情节、情感,每个观众各有理解。或者是最触动人心的并非故事中的人事,而是在阳光下熠熠闪亮的樱花瓣映射出的观众的内心。对我而言,它正好把那些我刻意掩饰,深埋在心的一面挖掘出来,强迫自己看清平时不愿看到的,告诉自己,你就是这样。

读小说的时候,阅读文字的同时回忆动画中的画面,也是一种有趣的体验。特别是宇航员一节,小岛的风貌,梦中的瑰丽,这些画面如果单单让我脑补,我肯定只能想象一个贫瘠的景象。此外,小说就算可以运用大量散文化、诗化的语言,也要在电影的基础上添加不少细节,一个完整的故事不需要读者脑补,但读者仍然能从其中得到共鸣获得感动。

其实我有些羡慕明里,羡慕她有一个完全懂得她的贵树君。羡慕他们互相交换书籍,交换彼此的感想和心情;羡慕他们可以交谈诸如“世界某处是连在一起的”的奇思妙想,他们是知己。而我,永远是一个人在图书馆渡过一天,没有人能理解、交流我的这个世界,或是随口感叹一句“你好厉害”,或是把你兴冲冲的推荐置之不理,或是,在和你一起看电影,给你巨大感动之后不以为然的转去打游戏。

不安是什么时候埋下的呢?现在想来,种子的落下,就是在那个时候吧。距离也好,未知也好,盲目的人都看不清也不会因此恐惧,但那个时候却让我隐约的意识到,我们不是一路人,或者说,他并非我梦中的那个人。如果说只能通过心虚的附和并不认同的观点表现其实我们是一样的……那只是束缚。

可我梦中的人是谁呢?

书中的人物至少感受过冬夜樱花树下的极致,我却只有朦朦胧胧的愿望。

他是谁?

真的有这样的人吗?

或许真的有,但轮不到我去遇到。

《秒5》的小说有两本,一部是新海诚自己写的,一部是加纳新太写的。第一部还没看,第二部我更倾向于当做同人。动画原作在散文化的外表下其实非常贴近现实,人们往往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而在小说里,男主的心境却没什么实感,无法带入,难以共鸣。动画里束缚、梦境、追求,都是朦胧的,小说中直接写出来之后,反而让人无法共感。因此,有人看了小说后说男主渣,无法反驳。

对我来说,动画更多的让我关注于异地的感情,而小说更让我有感于梦境中的少女。也就是说,这样被细化后成渣男的男主给了我更多的感动(可能我也很渣),“但是即便我们互相发送了一千多条短信,想必心的距离也不会因此拉近一厘米”,“持续不断相互通信的话,我们最终都会踏入某一领域,而迷茫到头也只会让我们在步入那一领域之前突然陷入沉默”,这些语句,我都懂得。

就算跨越遥远的城与城之间的距离,当见到人的时候却毫无感觉;就算短信发了一条又一条,还是得在某些方面心虚的附和。慢慢发现只是在非常牵强的维持一段关系,于是交流越来越少,知道无话可说,因为异常忙碌而极少见面,当闭上双眼,甚至回忆不起对方的样子,如此这般,就算付出再多,也没有必要了……

“我想将某些内容传达给某个人。

我终于明白,原来这一强烈的欲求一直潜藏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想向谁传达些什么。

而这些想要传达的内容一定是除了这个人再无人可以明白的东西。

这都是些多么愚蠢的话啊!”

丈夫并非知己的明里过得十分幸福,苦苦追寻梦境的贵树在枷锁束缚中挣扎,最终不得不放下……

或许这真的是无比愚蠢的念头。

其实不追寻这些,将这些情绪藏在心里,尽管迷茫却尽量的把自己安排的充实,只要不去想,枷锁又怎么会是枷锁呢?

贵树看不清少女的脸,而我一边听着《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一边写下这些话,歌中的“你”,身边的“你”,梦中的“你”,真的是一样的吗?

也许对我而言,再多的“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都是一样的吧。

因为梦中人不存在。

 


评论
热度(2)
© 白蔓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