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蔓青

基本上是最近看了什么写什么repo

《面纱》

那时候他风华正茂,她的父亲说他前途无量。结果,他没有。他辛苦工作,又有能力,却无心往上爬。贾斯汀太太瞧不起他,但她认识到(尽管是很痛苦地认识到),只有靠他,自己才能获得成功。她扮演了赶车人的角色,驱赶着自己的丈夫在她想走的路上朝前走。她总对他不停唠叨,毫不留情。她发现,如果她想让他做某件事,而这件事又是他不愿意做的,那就唠叨得他不得安生,到最后,等他精疲力竭了,他就妥协了。

“我看你看得没错!”他说,“我知道你愚蠢、轻浮、头脑空虚,可是我爱你!我知道你的目的和理想都很势力、庸俗,可是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二流货色,可是我爱你!想想真可笑,我曾那么努力地让自己对你觉得好笑的事发笑,我曾那么急切地向你掩盖我并非无知、粗俗、热衷散布丑闻和愚蠢。我知道你有多么惧怕智慧,所以我处处谨小慎微,务必表现得和你认识的那些男人一样像傻瓜。我知道你跟我结婚只是为了一己之私。我爱你爱得这么深,我不在乎!据我所知,大多数的人在爱上别人却又得不到回报时往往会感到伤心失望,继而充满愤恨。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从未奢望你能爱我,我找不到你会这么做的任何理由。我也从未觉得自己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感谢上帝允许我爱你,当我时不时觉得你对我满意或者看到你眼中闪过快乐的光亮时,我总是狂喜不已。我尽可能不让自己的爱烦扰你,我知道那么做我会赔付不起。我总是时刻保持警惕,捕捉你对我的爱意感到厌烦的蛛丝马迹,以便改变方式爱你。多数丈夫有权利得到的东西在我却是一种恩惠。”

盲目的愤怒将恐惧赶走,在她的心中升起。愤怒似乎快要让她窒息,她感到太阳穴里面的血管正在膨胀、跳动。受伤的虚荣心能让一个女人变得比一头被夺取幼崽的母狮更加具有报复性。

她曾是瞧不起沃尔特的,可现在她只觉得瞧不起自己。他肯定知道她是怎么看她的,并且没有恶意地接受了她的判断。她是个傻瓜,他知道这事,因为他爱她,他不在乎。站在她不恨他了,也不生他的气了,只是觉得恐惧和困惑。

“这跟她们有什么关系?”他打断了她的话。
“我说不清楚。今天我去那儿时,心里有一种很不寻常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非常重要。那里的情况糟透了,她们的自我牺牲是那么伟大。我忍不住想——一个愚蠢的女人曾对你不忠就让你深受痛苦,那就太傻太不值得了。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我太没用了,太卑微了,不值得你来关注我。”
他没说话,也没有走开,似乎等着她继续说。
“瓦丁顿先生和修女说了很多你的好话。我很为你感到骄傲,沃尔特。”
“过去你可不这样,你总是瞧不起我。你现在还这么想吗?”
“你难道不知道我担心你吗?”
他又沉默了。
“我不了解你,”他终于说,“我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希望你能少些忧伤。”
她觉得他的身体僵住了。回话的时候,他的声音也是冷冰冰的。
“你想错了,我并不忧伤。我要做的事太多,没空经常想你。”
“我想知道修女们是否愿意让我去修道院工作。她们现在很缺人手,如果我能帮上些忙,我会非常感激她们的。”
“这工作不容易,也没什么乐趣。恐怕时间不长你就厌倦了。”
“你真的那么瞧不起我吗,沃尔特?”
“不。”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用奇怪的声音说,“我瞧不起我自己。”

野生藤蔓植物的支条会在无人供奉的佛像周围盘绕交织,庭院中也会有树木长出来,然后众神便不会继续在那里居住了,替代他们的将是邪恶的恶魔。

她攥紧了自己的手。她知道如果她说是的,对他来说这将意味着一个新世界的来临。他会相信她的。他当然会相信她了,因为他想这样,然后他就会原谅她。她知道他的柔情有多深,还知道他有多么愿意使用它,尽管他害羞得不行。她知道他没有报复心,如果她能给他一个借口,一个能触动他的借口,那么他准会原谅她,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原谅。他绝不会将过去的错误归咎于她身上,在这一点上她是相信他的。或许他残酷、冷漠、病态,却既不卑鄙,也不小气。如果她说是,一切都将发生改变。

评论
热度(4)
© 白蔓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