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蔓青

基本上是最近看了什么写什么repo

《言叶之庭》

她的恶作剧心理忽然像落去水面的水彩画颜料般四散开来。

雪野突然意识到,老师那时并不是如她所说的没事。雪野觉得自己仿佛附身到老师身上,突然彻底明白了。阳菜子老师一边拼命地捂住快散架的心,一边声嘶力竭地呐喊“世上奇怪的人不止我一个”的心情——这一幕如今无比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老师对着比自己小很多的高中少女拼命诉说的样子,不正是现在的她吗?
——老师啊。
雪野仿佛在乞求原谅般思索着。我们都生病了,大家都没察觉到。但世界上哪有健全的大人呢?谁能把我们归位病人呢?至少明白自己病了的我们,比别人正常多了。雪野激动地想,像在祈祷又像在渴望,仿佛变回了那个一直憧憬着阳菜子老师的少女。

当街上的空气变得清冽,树叶的颜色开始变化,梨花身上的衣服变成双排扣的呢大衣时,我们已经自然而然成了恋人。

“他是认真的。”他说,“是叫孝雄吧。至少他的心情是认真的。抱着‘想成为什么’的愿望的年轻孩子随处可见。那种孩子经常在网上拼命提问,记住那些批判性的言语或是攻击他人的作品。那种心情我不是不理解。”
清水继续盯着网上的肉块静静说到,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
“但是,真正发自内心想创作的人在询问他人之前早已开始创作了。”

评论
热度(1)
© 白蔓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