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蔓青

基本上是最近看了什么写什么repo

《等待灵魂的大庆》摘

然后,车上高广的新建公路桥,桥长几公里,被钢索吊起。桥下是大沼泽,为了招揽游客,沼泽被称作学名“湿地”,变成旅游的资源。在桥上看,下面芦苇密布,大鸟穿梭,水面凝滞,日光普照时是无边无涯的难以描述的眼色和形状,塔头草丛沉浮其间,水影起伏妖异奇诡。如果人在下面,恐惧之感就会顿生,宵夜里步步险象,入夜前就会聪世间沉没。有人类之前,这里是苍凉如海的大湖,这片区域曾聚集了非洲草原动物的始祖--披着长毛的猛犸、犀牛、野牛,狼群和猛虎出没。动物学家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它们是何时消失,或沿着哪里迁徙走的。海枯石烂之后。大海干涸下沉为沼泽,兽群沉入地下,万年前的湖化作漆黑粘稠比金子贵的东西--石油。随着地下井喷的暴利,随风长出一座大庆,五十年对城市来说太短了,追流行,赶时髦,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时就已拥有了一切。除了开放搞活,就是一万年前的猛犸,中间九千多年一片空白,无知觉,无负担,无忧患,无畏惧。

评论
热度(1)
© 白蔓青 | Powered by LOFTER